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魔兽领主 第六十七章

发布时间:2020-01-19 10:33:50

魔兽领主 第六十七章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既然打定主意对付斯托夫,杨凌就准备用最xiǎo的代价获得胜利,他可不希望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斯托夫提出封一块领地给自己,他干脆顺水推舟,先把他稳住,然后趁班图人防守最薄弱的时候再发起致命一击。杨凌相信,下了血本后,斯托夫在援军到来之前将会依仗自己的势力,短时间内肯定会不疑有他,这就给了自己一个天大的机会。只要精心策划,维森镇就是斯托夫这个空降领主的埋身之地。送走斯托夫一行后,看着疑惑的卡西和野蛮人加鲁克,杨凌神秘地笑笑,也不多説什么,大步向自己居住的别院走去。这段时间,无论是巫力还是通灵法术,似乎都进入了一个瓶颈,他必须早曰突破。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只有增强自己的实力才是王道。杨凌刚走,议事厅里就吵翻了,古德和海儿贝莉等明白人笑而不言,卡西和加鲁克等糊涂人吵半天还是搞不明白杨凌的意思。但相同的是,走出大厅后所有人都紧紧地闭上嘴巴,连端茶倒水的几名仆人也没有例外。他们都明白,什么话可以説,什么话不可乱讲。三天后杨凌慢慢地睁开双眼,体内红色的巫力和绿色的生命能量更加浑厚,顺着一个玄奥的轨迹自动运转。所过之处,肌肉和骨骼不停地收缩,膨胀,然后再收缩,如此循环,浑身充满了爆炸姓的力量。他相信,只要持之以恒地修炼下去,总有一天会突破瓶颈,量变引起质变。只要顺利进阶到地巫,凝结巫丹,就可以深入特拉斯森林修炼。吸收千年古树的生命能量倒还在其次,重要的是可以驯化强悍的高级魔兽,组建一支真正的魔兽大军。相对于众多护卫,杨凌更希望增强魔兽大军的实力。在足够的利益面前,别説人类战士和野蛮人,恐怕就连森林精灵都会倒转枪口对付自己。但魔兽不会,被驯服之后,即使前面是刀山火海,收到前进的命令后它们也绝不会有任何犹豫。世间上,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杨凌心里很清楚,神秘的巫术和强大的魔兽大军,是自己在这个陌生的世界安身立命的最大本钱。没有足够的实力,别説享受生活,就连做个乞丐都得提心吊胆,説不定哪天就像只蚂蚁一样被活活碾死。拍拍屁股上的灰尘,他大步向香格里拉走去。约翰那皇家御用调酒师的名号不是吹出来的,只要喝过他调的酒,谁都会自然而然地上瘾,这也正是香格里拉里面那xiǎoxiǎo的吧台生意火爆的原因。虽然是大清早,但xiǎo酒馆里面还是挤满了人。当然,杨凌那专用的高背椅还是空荡荡的,一尘不染。即使杨凌几天没来,也没人敢打这张高背椅的主意,这,就是佣兵和冒险者们对一个强者的最大敬意。和一些熟悉的佣兵和侍者打个招呼后,杨凌一屁股在高背椅上坐下来,“约翰,老规矩,一杯郎姆酒,两碟阿尔卑斯花生米。”“老板,我这还有一瓶百年猴子酒,要不要尝一尝?”约翰从酒柜里摸出一瓶淡绿色的酒,“别人要二十万紫晶币,老板,我给你五折,收十万紫晶币算了,千万不要错过哦!”百年猴子酒?看着笑嘻嘻的约翰,杨凌摇头笑笑。上次耍了斯托夫那个花痴一样的冤大头,没想到约翰这家伙这么快就拿来开自己的玩笑,笑眯眯地説道:“嘿嘿,约翰,这么珍贵的酒,要不,一起喝几杯?酒钱从工钱里面扣就行!”从工钱里面扣酒钱?十万紫晶币,扣一百年,还是一千年?约翰差diǎn晕倒,摇摇头后故作可怜,给杨凌倒满满一杯酒,説道:“算了,这么好的酒,我可不敢糟蹋。别説十万紫晶币,我现在身上一枚黑晶币都没有,现在的xiǎo姐啊,太不像话了。摸一把就得一百晶币,比燕京的贵族少女还贵,真是无法无天,老板你又不出面管一管!”卖春的xiǎo姐自己也要管一管?杨凌差diǎn把嘴里号称十万紫晶币一瓶的猴子酒喷出来,约翰这个家伙,调酒的技术是没话説的,就是风流成姓。看来,得赶紧给他找一个身强力壮的婆娘,每天把他榨干压扁,免得他哪天给自己惹来什么麻烦。“大人,今天怎么这么晚才过来?”梅丽尔斯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一身低胸黑衣,笑吟吟地看着杨凌,“不知大人方不方便移步聊几句?”梅丽尔斯説完就款款地向一个靠窗的位子走过去,一步三摇,波涛汹涌,看得周围的佣兵和冒险者猛咽口水。跟杨凌的高背椅一样,人再多也没人打这个位子的主意。这段时间,佣兵们泡吧有两个享受,一个是喝酒吹牛,另一个就是看梅丽尔斯这个艳丽的大美女。前几天,有一个刚来的家伙不长眼,在梅丽尔斯专用的位子上大马金刀地坐下来。结果,屁股还没坐热就被众脚相加,活活打成了一个猪头。见众人羡慕地死死盯着自己,杨凌摇摇头,慢吞吞地跟上去。但为了安全起见,还是悄悄摸了一道巫符出来,梅丽尔斯这女人实在是令人琢磨不透,不可不防。梅丽尔斯一身黑衣,胸口上别了一朵黑色杜蕾花,再加上高挑窈窕的身材和淡淡的幽香,真是一个魔鬼般的尤物。别説风流成姓的佣兵和冒险者,就是杨凌,也意识多看了几眼。“美,实在是太美了!”抿一口冰冷的鸡尾酒,杨凌笑吟吟地盯着梅丽尔斯的胸口。看着杨凌**裸的眼光,梅丽尔斯不怒反喜,表面上却装出一个害羞的样子,“杨大人,谢谢你的赞美”看着得意的梅丽尔斯,杨凌的笑容更加灿烂,“梅丽尔斯xiǎo姐,我是説,你胸口上的杜蕾花实在是太美了,千万不要误会!”杜蕾花?“你”,意外过后,梅丽尔斯咬牙切齿,饱满的胸部一起一伏,气得一塌糊涂。可恶,杨凌这家伙实在是太可恶了!如果不是为了顺利完成把他拉拢进黑暗魔法师工会的任务,如果不是为了狠狠地报复一把,梅丽尔斯恨不得一个黑魔法把杨凌这可恶的家伙变成一具骷髅。“杨凌大人,莫非,我梅丽尔斯就丑得无法见人?”深深地吸几口气后,梅丽尔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装作楚楚可怜。收起笑容,杨凌装作诚恳地説道:“不,梅丽尔斯xiǎo姐,在我眼里,你就像恐龙般美丽!”恐龙?梅丽尔斯疑惑地看着杨凌,一时之间,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她听説过神圣巨龙,也听説过远古巨龙,但从来就没听説过什么恐龙。“恐龙,是我家乡一种美丽的xiǎo动物。长了魔鬼般的身材,天使般的脸庞,常用来比喻一位美貌的少女。对男人们来説,能取到一位恐龙般的美女为妻,绝对轰动一时!”杨凌边説边在梅丽尔斯身上看来看去。常用来比喻一位美貌的少女?听杨凌这么一説,梅丽尔斯的怒火稍微平静了一diǎn。但看着笑吟吟的杨凌,又感觉放佛哪里不对劲,偏偏一时之间又想不出来。喝一大口冰冷的郎姆酒,梅丽尔斯再次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准备开门见山,直接挑明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前一段时间,斯托夫大人被几名黑衣人袭击,不知大人有没有找到什么线索?”嘿嘿,终于来了!看着似乎话里有话的梅丽尔斯,杨凌心中一动,决定以不变应万变。“什么,斯托夫大人被人袭击?”他装作意外地摇摇头,“这是哪个王八蛋干的好事,居然袭击我们敬仰的领主大人,简直就是不想活了!抓到凶手后,男的抓去挖矿,女的么,嘿嘿!”“女的又如何?”看着故意装傻的杨凌,梅丽尔斯气得肺都快炸了。她见过大歼大恶的卖国贼,见过卑鄙下流的皮条客,但从来没见过杨凌这么可恶的家伙。男的抓去挖矿,女的有什么下场,看他的表情也就可想而知。居然当着自己的面这么説,简直就是欺人太甚了。杀了他?大怒之下,梅丽尔斯下意识地拔出乌黑发亮的细针。只要中招,连斯托夫那身为剑圣的守护武士都回天无力,杨凌当然也无法幸免。梅丽尔斯脸色铁青,一动不动,似乎蓄势待发,杨凌也不敢怠慢。竭力运转护体巫力,左手抓一把巫符,右手捏一个口诀,准备随时把魔兽大军召出来。“两位,来,尝尝这种新酒的味道如何?”正当大战一触即发的时候,约翰端着两杯淡黄色的鸡尾酒大步走了过来。“约翰大哥,谢谢了!”被约翰这么一打扰,梅丽尔斯迅速回过神来,明白现在还不到动手的时候。否则,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失去了意义。更重要的是,现在维森镇的形势非常微妙。根据可靠的情报,得知特拉斯森林发现神圣巨龙艾尔帕西诺封印亡灵神器的遗迹后,许多高阶武士和魔法师纷纷赶了过来。虽然大部分千年不死的老怪物都不屑于插手班图人和罗斯人之间的恶斗,但像杨凌这样的大势力被杀,绝对会引起他们的关注。如果因此过多地暴露自己一方的行踪和实力,引起各方的关注并破坏了导师的计划,那就得不偿失了。上次出手袭击斯托夫,梅丽尔斯就被导师狠狠教训了一顿。这次来维森镇,主要的目的就是获取神圣巨龙艾尔帕西诺封印的宝物,其它的都是次要的。如果不xiǎo心破坏了工会策划多年的计划,梅丽尔斯知道自己将会受到什么惩罚。听梅丽尔斯娇滴滴地把约翰叫大哥,看看花痴般的约翰,再看看周围丑态百出的佣兵和冒险者,杨凌摇摇头。美女就是美女,走到哪里都有意想不到的优待。杨凌不以为然,约翰却打蛇随棍上,“梅丽尔斯xiǎo姐,不知晚上有没有空,我请你喝最好的鸡尾酒,味道绝对天下无双!”“哦,很抱歉,我今晚有约了!”梅丽尔斯妩媚地笑笑,对付约翰这种花痴,她熟门熟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今晚有约了?看看妩媚的梅丽尔斯,再看看懒洋洋地靠在大椅上的杨凌,约翰知趣地退下。在杨凌面前,他清楚自己有多大本钱,有多少斤两。抿一口约翰送过来的美酒,杨凌咂咂嘴,“唉,梅丽尔斯xiǎo姐,我正想约你晚上去压压马路。可惜啊,看来是没机会了!”压压马路?意外片刻,梅丽尔斯随即明白了杨凌话里的意思,脸色微红。白皙的肌肤,坚挺的胸部,一下子就把周围的佣兵们看呆了。短短的瞬间,杨凌就听到了十几个酒杯摔到地上的清脆的声音。“梅丽尔斯xiǎo姐,你必须赔偿我的损失!”看着周围丑态百露的佣兵,杨凌摇摇头后想到了一个主意。“哦,这话怎么説?”梅丽尔斯有diǎn紧张,不知道杨凌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心里告诉自己,冷静,一定要冷静!“这个説来就话长了!”杨凌摇摇头,“首先,因为你的美貌,佣兵们摔烂了这么多酒杯。这些杯子是我从遥远的罗斯帝国运来的,每个起码一百晶币,甚至有钱都买不到。算我倒霉,你赔一半,佣兵们赔一半算了!”“哦,这么説,长得漂亮一diǎn也是我的错了?”梅丽尔斯勉强挤出几丝笑容,接着説道:“有首先就有其次,另外一个原因呢?”“长得漂亮没错,但穿得这么暴露出来显摆就不对了。另外,我来酒吧喝酒是来散心的,结果你一出现就引得佣兵们丑态百出,严重影响了我喝酒的心情。酒杯有价,但精神损失是无价的,你説,该怎么赔偿吧?”穿得暴露出来显摆,精神损失?千算万算,梅丽尔斯也没想到杨凌会这么説。看着笑吟吟的杨凌,感觉再这么下去,自己不气疯也要气晕了。咬咬牙后,决定直接挑明自己的身份和地位。但看看周围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佣兵和冒险者,又感觉不妥,沉思片刻后在自己的手帕上写上几行字,然后递给杨凌。“大人,想知道袭击斯托夫的黑衣人的身份,今晚就记得准时赴约。到时,你想梅丽尔斯怎么给你赔偿都可以!”在杨凌耳边xiǎo声説几句后,梅丽尔斯迅速离去。“今晚凌晨,拉多加山谷,不见不散,梅丽尔斯。”看着手帕上娟秀的一行字,再想想梅丽尔斯临走前所説的话,杨凌明白这狐狸精终于忍不住了,准备向自己摊牌。但是,也不排除这是一个陷阱,一个温柔但致命的陷阱。陷阱?杨凌突然心中一动,想到了花痴般的斯托夫,沉思片刻后有了一个大胆的计划。梅丽尔斯的邀请是一个挑战,但也是一个天大的机会,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未完待续)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在线咨询
郑州性病医院的地址
蚌埠白癜风治疗费用
广州癫痫病最正规的医院
河北哪家医院治男科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