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灵王朝 第二三零章:你来自天空

发布时间:2019-12-14 15:25:10

灵王朝 第二三零章:你来自天空

小明的天真懂事着实令人欣慰,但这个孩子到这一刻,却还不知,他们即将踏上的是一场危机四伏的征途。

天色在不知不觉间黯淡下来,月溅星河,寒风飘散。静心苑内一盏烛光之下,庄邪与颜胖子四目相对,许久无言。

“为何刚回来,又要走,究竟是什么任务?”颜胖子拍着木桌问道。

“一言难尽,总之这个任务艰难险阻,因而此去,需要一些日子才能回来了。”庄邪神情凝重地说着,他嘴上虽这般说,心底却是明白,此去一行山高路远,危机叵测,归途遥遥无期。

“那我随你一起吧,你可别小看我,你不在的这段日子里,我修为突进,现在已经达到七重灵力了。”颜胖子抡起袖子露出肥壮的手臂豪声道,见庄邪无动于衷,他便吸了口气:“不信啊,不行我给你耍耍。”

“颜胖子。”庄邪一字一眼说的斩钉截铁。让得颜胖子顿然一怔,他从未见过庄邪这般严肃的表情过。不禁咽了口唾沫,坐了下来。

“此次任务非同小可,绝非儿戏。我尽可能快些回来,兄弟你且在宗门内等我便是。”庄邪双手环在胸前肃然道。

听得庄邪这么一说,颜胖子脸上的表情也是僵住了,心头暗暗一揪,他深深的感到,庄邪已经不是原来的庄邪了,现在的他们不可能再在一起修炼,自己也不再有那资格替他挡下背后的攻击。他们也许还是兄弟,也似乎不再可能并肩而战了。

今日庄邪的出手,他哪里看不出现在的庄邪所拥有的实力,甚至能够和十大弟子相提并论,而自己,不过还在下游弟子中摸爬滚打。天才与废材,不可能真正的走到一起。

这样的落寞,让得颜胖子紧紧地咬了咬牙,回想昔日的共患难。生死与共,放入过往云烟,现在的自己,也许在庄邪看来。就是一个累赘吧。

他不在说话,漠然地站起身来,朝着门外走去。

“颜胖子?”庄邪叫着他的名字,却无法唤住他的脚步,他像个行尸走肉。没有思想,径直地走着,只是来到门旁的时候停下了脚步,侧撇着头,道:“一路走好。”说着,他便漠然地离开,消失在月影阑珊中。

临崖独苑,庄邪黯然神伤,他怎会看不出颜胖子心中所想,但无奈为了不再失去任何一个亲近之人。他只能强忍着痛,给颜胖子一个坚定的面容。

他本就是为了颜胖子的安危才向司空星河妥协,现在就更不能让他陷入火坑,与自己经历生死。

烛光下,他脸色凝重,眼波间有着淡淡的水汽,小明看在眼力,也是不敢过多的打扰,这一刻,留他一人静一静。才是最好的选择。

恰时,小筑门外轻敲声起,顺眼看去,透过镂空的门框。那熟悉的身影亭亭玉立,月光下娇美宁静。

“小蛮。”

僵硬的神情终于在这一刻略微有些松弛,庄邪起身,门外的小蛮身着一身如雪般净白的轻纱薄裙,裙子极短,让那两条细长白皙的长腿尽显无遗。

她略微羞涩地一笑。并没有选择进屋,这让庄邪很快明白她的意思。

“走走?”庄邪试探性的问。

她螓首微垂,娇滴滴,轻若蚊吟地嗯了声,旋即挪着小巧的步子向后撤开了一步。

月影之下,借着小蛮的邀请,两道身影漫步在山林小道上。寒风吹拂着小蛮柔顺的发丝轻飘,有股淡淡的清香,月光洒在她白皙的长腿上,让得庄邪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了上去。小蛮瞧见,便会娇羞地撇开了眼。

两人一路无言,终于在一个月光灿烂,树影稀疏的地方,小蛮轻声的开了口:“庄..庄公子,你还看呀。”

浑身一颤,庄邪尴尬的把视线从她那一双白腿上挪开,故作镇定地道:“我,我这是怕你冷。”

虽然庄邪这一言显然有些掩盖“罪行”的意图,但不可否认,在这寒冬腊月天,小蛮露着长腿和手臂,不免会受冻着凉。庄邪旋即脱下了鹰王纱衣披在她的肩上,然后笑着道:“披着吧,别冻着了。”

这一夜,她梳着娇俏可爱的马尾辫子,显得那张小脸格外的精致动人,如珍珠般晶莹的脸蛋上,有着淡淡的妆容,很显然

,她是精心打扮过的。可当庄邪这纱衣披在她身上的时候,却让得她黯然有些失落,天真的以为,庄邪定是不喜欢她今天的打扮。

两人漫步而行,走累了便寻了块不大但却宽阔的青石坐了下来。

庄邪极少有与妙龄女子独处的时候,仅有的两次,一次给了古海铃,一次则是给了小蛮。回想起来,那一夜的摇光星雨依旧美轮美奂。

“庄公子...小蛮还是叫你庄大哥吧。”小蛮抿着嘴试探地看了庄邪一眼。

庄邪鼓着腮帮子,一面四下环顾,一面漫不经心的点头。

“庄大哥,你相信世间有轮回吗?”雪亮的眼眸在这一刻闪烁着向外的光芒,犹如此刻的天际,繁星闪烁。

“轮回,那是迷信的说法。”

庄邪的话,直截了当的断了少女浪漫的想法,似无形的剑,伤人无心又无情。

身旁的少女并没有因为他的无趣而失落,依旧停留在脑海中勾绘的美好幻境中,柔声道:“如果那是轮回,第一次见到庄大哥你的时候,小蛮想,也许上一世,小蛮是一只飞鸟,而庄大哥是任由翱翔的天空,让小蛮无拘无束的在你的怀抱下飞翔,雨天你用雷声劝我离开,晴天你用白云呼唤我归来。让我明白,有了你,我才有这个世界。”

这一席话,让庄邪所有的神经都紧绷到了一起,他自然能够从这话里感受到那更深层的意思。

小蛮转过了脸,月光下那水波般动人的双眸美得令人心醉,她说:“庄大哥,你会嫌弃小蛮婢女的身份吗?”

这一问,庄邪全然不知怎么答她,回答了会,伤了少女的心,自己也绝不是如此势利之人,但若是答她不会,庄邪完全能够料想到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

这一刻,庄邪感到前所未有的紧张,和张皇失措,过往的十八年里,哪里有这样甜美动人的女子会对他说这样的话。

但庄邪这不知所措与片刻的迟疑,却是让小蛮略感焦急:“庄大哥?”

终于,庄邪叹了口气,淡淡地摇了摇头,道:“不会。对我而言,小蛮姑娘知书达理,温柔贤淑,即便是女婢,依旧令人尊重。”

红唇轻抿,小蛮望着庄邪,脸颊微微泛红,心跳得很快:“庄大哥愿意成为小蛮的天空吗?”

此刻,庄邪心绪万千,不可否认,小蛮的温柔懂事时刻打动着他的心,但如今,他的心里出了复仇外,已容不下半点的儿女情长,虚幻之境的磨练让他明白,情是人性最大的弱点。

视线内,少女期待的眼眸如冰,仿佛随时都会融化。庄邪深吸了口气,从青石上下来,望着郎朗夜空道:“小蛮你看,天空并不是唯一吸引飞鸟的存在。白昼有朝阳,夜晚有明月和繁星,也许飞鸟眷恋的并不是天空,而是在这天空下美妙的一切。”

“庄...庄大哥...”小蛮轻咬着下唇,轻声哽咽。

“好了小蛮姑娘,明日我就要离开了,去到一个很远的地方。所以,我该歇息了。”

庄邪的婉言作别让得小蛮暗自心疼,望着他逐渐远去的背影,她脱下了披在身上的鹰王纱衣,朝着他快奔而去。

“庄大哥。”

庄邪回头,忽然一阵清香铺面,顿感脸颊一阵温润,小蛮踮着脚在他的脸上蜻蜓点水般的轻吻了一下。然后红着脸,低下头将鹰王纱衣递给了庄邪。

在这突如其来的一吻中还未回过神来的庄邪,捂着脸颊,愣神地望着小蛮,忽然喘不上一口气重重地咳嗽了几声。

“庄大哥你怎么啦?”小蛮紧张地抚拍着庄邪的背关切道。

“没...没事...”庄邪深吞了几口唾沫,用手轻轻抚平了起伏的胸脯,然后望向了小蛮,道:“这纱衣你不必还我,就当我送你的礼物。这是我在虚幻之境中所得到的防身之物,有了它,你会安全一些。”

“啊?”一听此物大有来头,且还是作为防身之用,小蛮更是急忙将它塞进庄邪的怀中,连忙摇头道:“小蛮不要,庄大哥既是要去执行任务,那这防身的纱衣定是要拿回去才行。”

小蛮一再的相还,庄邪一再的推辞,终于,在不耐烦的时候,庄邪硬是将鹰王纱衣塞给了小蛮,声音略微高亢了几分道:“你不是要我成为你的天空吗?拿着它,让它暂且替我保护你。”

这一刻,小蛮怔住了,这一句话犹如一道阳光射入了她的心房。

庄邪眼珠不安的转动着,一阵不知所措之下,甚至连手都不知该怎么放,急忙便是匆匆作别,快速的离开,消失在山林小道之中。(未完待续。)

威海白癜风治好费用
江门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湖南治疗卵巢炎费用
黑龙江盛京医院在哪里
哈尔滨市延寿县中医医院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